说说520 > 网游竞技 > 至高将神 > 正文 第五章:不过如此

77365bet体育在线投注

推荐阅读: 云亭传奇之中州风云   拐个仙君回魔界   偷天神贼   皇帝保重   踏天   江湖,江湖   万古仙道   骨琴泣   画圣   青玄纪   阴阳少年捉鬼记   极品修仙掌门   蓝灵珠之灵峰传   大地之皇   饮血剑  

    “请了!”

    ‘请’字甫一出口,史阿人就已经消失在了原地,场下那些个弟子们虽然看不清他的动作,却并不妨碍他们大声喝彩。

    声音整齐划一,令洛风刮目相看。

    这群家伙手上功夫不行,喊口号倒是颇具水准。

    可他却一点儿也不觉得有什么值得喝彩的。

    他朝旁稍稍一让身子,接着手中扫把斜里刺出,“砰”的一声,架开了右后方攻来的木剑。

    随后,他又突然举起扫把朝着头顶一格。

    史阿下一记剑招果真就落在了那里,不偏不倚。

    他眼中惊讶一闪即逝,手里动作并不停歇,剑招再次递了出来。

    这次,是斩向距离较远的左膝。

    按理说,这招极难闪避,就算来得及回援,也势必会在身体的其他位置留下破绽,进而在下一招上先输了半筹。

    可洛风却又像是早就知道一般,忽然左腿向后回撤,以分毫的差距堪堪避开了斩击。

    动作如行云流水,没有丝毫迟疑。

    于是这一剑,自然落了空,也并未能占得什么先机。

    史阿目光一凛。

    能够如此轻描淡写就挡住自己三招的人,绝非泛泛。

    他门下弟子中可没人能做到。

    念及此,他上挑收剑,步子后移,随即再朝着洛风攻去。

    转瞬间便一连递出了数十剑!

    角度刁钻,剑招多变,或虚或实,或刺或斩,将洛风整个人都给罩在了绰绰剑影之中。

    那群看不出门道的武馆弟子们登时欢呼起来,似乎是认定洛风绝无幸免之理。

    他们眼里只看得见自家师父大发神威,剑势如虹,而那个先前还不可一世的陈真此时此刻却如同疾风骤雨中的扁舟,随时都可能倾覆。

    但陆逊却能够看得出,他的师父其实根本没占上风。

    既快又准的剑法,每一招,都被对方给避开了。

    洛风手中扫把挥洒自如,脚下步子跟着剑招不停变换。

    史阿在短短几秒内一连攻出了一十七剑,他便就挡下了一十七剑。

    差之毫厘失之千里,哪怕看着险象环生,史阿的剑,却终究还是还是没能够触碰到他。

    “最早那三剑我之前见过了,后来这快剑倒挺新鲜。”

    史阿两次进招均无功而返,此刻也不急着再抢攻,而是双脚点地,朝后一跃,如大雁般稳稳地落到了距离洛风十步开外的地方。

    洛风便在这时开了口。

    平平淡淡的问句,却令这流云武馆的馆主眼皮一跳。

    他最初的那三剑,正是先前陆逊施展过的‘卷云舒’,难不成这个叫陈真的竟然只看了一遍就领会了其中的精髓?

    从他那先知先觉般挡住自己剑招的样子来看,还真像是这样。

    但史阿毕竟是跟着王越见过大场面的,又自诩实力不俗,当即冷哼一声,说道:“你以为,这‘彩云散’也和‘卷云舒’一般简单?呵”

    话音未落,他再次欺身上前,手中木剑如电般探出,竟又快了三分。

    这下,连陆逊也看不清了,而余下的弟子则早已眼花缭乱。

    “呃”

    才片刻功夫,史阿突然闷哼一声,接着向后连退了数步方才站定。

    原本还在那儿欢呼的弟子们,顿时又静默了。

    与之相对的,是史阿望向洛风的眼神。

    从最初的不屑,到之后的凝重,再到如今的不可置信。

    对这个男人,他已经再也生不出丝毫觑之心了。

    自信,狂妄,无所谓

    因为,这个男人有这个资本!

    “我都说了,同样的招式就不要再拿出来了啊。”

    洛风定定地站在那儿,仍是毫无形象地扛着扫把,撇了撇嘴。

    陆逊远远看去,此时只能看见他有些单薄的背影,和路上那些行人也没什么两样。

    但藏在这幅身躯里的,似乎却是只有触摸到剑道之巅的人才能有的气势。

    洛风刚才那一下点在了史阿的左肩,但因为没用魂力,所以他实际上并未受伤。

    可在迅速出招之击猛然中招,气息难免会有些紊乱。

    此时此刻,当呼吸渐渐平稳了下来之后,史阿将剑朝着洛风平举了起来。

    “先前是吾失礼了,从现在起,请务必心了!”

    和最初时候的场面话不同,这位流云武馆的馆主,如今确实是认真了。

    “好的,你也是!”

    洛风含笑点头,却没有要认真起来的意思,架势仍然松松垮垮。

    史阿没再答话,一个闪身,手中木剑便又攻了过去。

    全力施为之下,在一众武馆弟子的眼中,他的身形已经化作了数十道,仿佛是在施展扶桑的分身之术。

    洛风眼神一凝,终于挪动了位置。

    他不退反进,竟直接朝着最中间的那道剑影迎了上去!

    史阿的剑势虽然忽左忽右,状似遍布各个方位,但最中心的位置,无疑是最最猛烈的。

    就算是在观战席上,都能够感受到那里汇集着的磅礴剑意。

    剑道的本质,在于剑意。

    剑意愈浓烈的方位,往往便是这一式的杀招所在!

    这可以说是连初学者都掌握的常识。

    可洛风既不避其锋芒,也不待他招式用老,劲力变缓,而是选择直接冲入剑意最强的中心地带!

    不仅一众弟子看不明白,连施展剑招的史阿也猜不透他的用意。

    可是下一秒,他就明白了。

    洛风整个人宛若一柄利剑,直直切入了他所营造出来的风暴之中。

    他手中那平平无奇的扫把,仿佛突然间成为了能够摧枯拉朽的圣剑,所及之处,他凭借剑招凝聚而成的凌冽剑意通通灰飞烟灭!

    就如同狂风吹散了云彩,这令史阿引以为豪的绝技‘层云染’顷刻间就被洛风给破得干干净净。

    “太花哨了,还不如把力集中在一点来的实用。”

    洛风手中扫点在了史阿的脖子前,摇了摇头,似乎对他施展出来的招式感到有些惋惜。

    “休要信口雌黄,吾之剑法传承自吾师,岂容你随意编排?”

    洛风这种好为人师的态度着实惹人不喜,史阿似乎也因此受了刺激,他突然握紧了木剑,接着毫无征兆地朝着洛风挥出了一剑。

    “师父!”

    陆逊失声惊叫,赶忙想要冲上去阻止。

    史阿盛怒之下出手,剑招上已带上了浑厚的魂力!

    他们比试之前并未说好要使用魂力。

    而比武切磋,若只较技,是不会真正比拼力道的。

    以魂力相拼,太过凶险,稍有偏差,就不单是受点皮外伤这么简单了。

    可史阿这种自尊心极强的高傲之人,此刻却将这些尽皆抛诸于脑后,任由感性压倒自己的理性。

    这其实早已超出了比武的范畴!

    洛风此时距离他不过三两步,仓促间除了硬接下这招外,是难以避让的。

    他目光先是一寒,接着又透出了些许怜悯。

    陆逊已跃入了场内,但他却无论如何都来不及赶到洛风跟前替他挡下这一击。

    就算他真能赶到,也未必挡得住。

    史阿是真正踏入了将阶的侍魂将,魂力的深厚程度,和他这个堪堪尉阶的有着天壤之别。

    在他想来,洛风虽秀了一出掷剑破墙的戏码,但猝不及防下,也绝对会被师父重伤。

    毕竟他握在手中的不过是一柄扫把而已。

    正当他在思索是否要吩咐师弟去医馆寻大夫时,洛风竟连手里的扫把也不要了。

    他将扫把向后随手一抛,接着右手成爪,直接照着木剑的剑锋抓了过去。

    魂力形成的剑气原本该是能够开山裂石的,但遇到了他的手掌,却仿佛成了豆腐般,不堪一击。

    “啪!”

    他右手掌心结结实实地握住了木剑的剑锋,数秒前那股压得周围弟子喘不过气来的魂力也随之消散于无形。

    史阿愣了两秒,接着跪倒在洛风的跟前。

    他在不知不觉间用上了魂力,可却依然不是对手,甚至连触碰到对方都做不到。

    这一败,败得彻彻底底!

    洛风见他怅然失措,叹了口气,开口道:“剑皇的剑法,不该是这样的。”

    他用的是肯定的语气,史阿闻言,猛然抬头,似乎是想要从他的表情里寻找到什么。

    可是他随即又自嘲般地摇了摇头。

    大汉剑皇王越,已经失踪十余年了。

    敛了敛神,自顾自地站了起来,伸手指向背后高处挂着的牌匾,对着陆逊吩咐道:“逊儿,把牌匾取下来给他吧。”

    言下之意,他承认自己败了。

    按照踢馆的规矩,胜者有权毁去这家武馆的牌匾。

    “师父!”

    陆逊喊了一句,站在那儿没有动。

    “罢了,吾自己取下来就是了。”

    眼见陆逊不动,史阿当即转过了身,三两步来到了那块牌匾之下。

    流云武馆。

    这承载了他武道和信念的四个字,如今即将被毁去了。

    整个道场内静的落针可闻。

    “陈公子”

    陆逊喊出了洛风的假名,原本面对远强于自己的敌人时都未曾退缩的他,此刻声音竟有些发颤。

    对他来说,史阿亦师亦父,流云武馆这四个字几乎等同于家。

    洛风摆了摆手,无所谓地道:“牌匾我不要,你们带走就好了。”

    言下之意,他没打算将牌匾毁去。

    史阿闻言一阵愕然,不禁回头望着他。

    这种做法可不多见,按规矩,就算不当场毁去牌匾,也绝对不会把牌匾还给对方。

    “我只想把房子要回来,用比较讲道理的办法。”

    洛风说的很理所当然,周围的几个弟子却不由一阵无语。

    比较讲道理的办法?

    踢馆,是比较讲道理的办法吗?

    史阿又深深看了一眼自己亲手挂上去的牌匾,随后垂着头,朝洛风拱手一礼道:“陈公子高义,史阿感激不尽。”

    牌匾在,就不能说这间武馆被人给挑了。

    从官面上讲就是这样,所以他完全可以拿着牌匾再去别处开设武馆。

    陆逊见状,登时松了口气,面露喜色。

    而道场的大门却在此时被人打开了。

    大约十来个人鱼贯而入,随后分两侧站定,动作整齐划一。

    而他们衣摆上绣着的,正是和谢瑶环一样的扇子。

    说说520免费小说阅读_www.f-thinker.com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推荐阅读: 护花兵王   白袍总管   弄仙成魔   飞剑问道   诛仙   修仙归来之主宰无语   武侠之最强杀神   万界武道   上神归来:捡个神兽当老公   职场风尘   山野美景   游戏花丛   沸腾青春   我做创世主的那些日子   极品修仙高手(书坊)   纯阳剑尊   仙侠世界   洪荒之大道沧桑   不败剑神   武统山河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