说说520 > 武侠修真 > 蜀山魔门正宗 > 正文 136 千年天狐

77365bet体育在线投注

推荐阅读: 云亭传奇之中州风云   拐个仙君回魔界   偷天神贼   皇帝保重   踏天   江湖,江湖   万古仙道   骨琴泣   画圣   青玄纪   阴阳少年捉鬼记   极品修仙掌门   蓝灵珠之灵峰传   大地之皇   饮血剑  

    天狐宝相翘首盼了半日,终于把“金兔”盼来,见着秦渔年少英俊,青衫磊落,扛着药锄,满脸阳光,顿时芳心乱跳,呼吸滞涩,不能自已。

    她共活了将近三千年,能够变化人形之后便开始采补,期间不知祸害了多少根基厚实的少年郎,虽然不会像别的左道妖妇,逮着一个就往死里薅,吸到灯枯油尽,惨死方止,但也让人家元气大伤,很多修士为此漏了丹气,要兵解转世重修,白废一生性命。

    她阅男无数,只有当初对诸葛警我动过一次真心,知道对方是玄真子的衣钵传人以后便把心火熄灭,再不敢肖想,今日见着秦渔,心动得程度更胜当日见着诸葛警我时百倍!

    欲迷人者,必先自迷;欲欺人者,必先自欺。

    此是千古不变的真理,讲一个鬼故事,受惊吓程度最重的是讲故事的那个人。写一个黄色段子,欲火动得最盛的是写段子的人。

    这宝相夫人迷人千载,从来只有别人为她动心,她始终心静如水,保持冷静沉着,人家忙活的满头大汗,她默默运功采补。今日遇着秦渔,把千年来积攒克制的欲网全部勾动起来,先把自己沉溺其中,迷得神魂颠倒。

    她看着秦渔英俊帅气的眉眼脸蛋,越看越爱看;隔空嗅着秦渔身上淡淡的草药和泥土香味,阵阵头晕,脑中不受控制地涌出无限遐思:他说话的声音,肯定温润如玉……

    宝相强行振作,摆出一副飘然出尘,如天上仙女的庄重模样,主动打招呼:“那位道友,可是来黄山采药的吗?”

    秦渔也是衰星照命,看这边有个山谷,谷口百花似锦,簇拥着一个飞檐吊角的凉亭,一位女仙坐在里面喝茶,见这女仙清丽脱俗,气质不凡,便笑着颔首:“正是。”

    宝相举起茶碗:“我在这黄山修道已许多年,山中有什么草药我都知晓,道友不如过来喝一杯,说说你想采什么药,我可以告诉你具体的所在。”

    天下修行者基本上俱都出自佛道两教,祖师爷不是三清就是释迦,又有红花白藕青莲叶之说,因此见面都互称道友,俗话说见着山门就有三升米吃,就算是在凡间,有些时期和尚也去道观讨饭,道士也去寺庙挂单,仙家之中就更常见了。

    秦渔看宝相不像邪魔一类,他久在山中,头次出远门也愿意结交同道,便进了亭子,放下竹筐药锄,嗅着壶里的茶香沁人心肺,吸一口香气,整个人都飘然起来,满口津涎。

    恰逢宝相敬茶,他便拿起来喝了,然后坐下跟宝相寒暄。

    宝相见他喝了自己的“迷心醉”,暗自欢喜,问秦渔要采什么药,秦渔一一说了。

    也是她色迷心窍,竟然忘了问秦渔师承,不然极乐真人天下闻名,已证得金仙位业,连玄真子的徒弟她都不敢勾引,李静虚的徒弟再借给她一百个胆子她也不敢触碰一个衣角。

    她只着重问了名姓和生年,见正是金兔之命,映照卦象,心中只顾欢喜,觉得秦这个姓好,渔字更好,应者好几个典故,好名好姓,正配面前的可爱少年……

    秦渔喝了她的茶,再被她着意勾引,便昧了心智,思维意识都在,但脑子里一片空白,只剩下面前的女仙,把这次出门来做什么都给忘了。

    宝相过来伸手拉住秦渔的手腕,十指交缠,两人都觉得轰然心动。她邀请秦渔入他洞中看琴,携手出了凉亭,趁着秦渔不注意,悄悄施法,令花草快速生长,层层叠叠,将亭子连同里面秦渔带来的背篓、药锄全部盖住,最后连谷口也完全遮掩消失。

    两人进了洞室,关了洞门,宝相点上满堂红,到了些自酿的果酒,跟秦渔各执一盅,交杯饮下,借着朦胧酒劲,撩开红纱帐,倒卧象牙床。

    男女俱都情迷意乱,宝相也深溺其中,觉得自己等了三千年,那么多男人都是粪土一般,如今终于等来了命中的男人,连修炼也顾不上了,只想欢娱放纵一把。

    蹬落履云靴,扯断银腰带,肌肤相触,正待更进一步,猛然间秦渔腕上的锦囊“噼啪!”一声爆鸣,炸碎开来。

    宝相吃了一惊,不知道是什么东西,只嗅到一股浓浓的人参香味。

    前文说过,人参能够扶保正阳之气,安精神,除邪气,治疗梦寐惊魇,恐怖不宁,能开心窍,益智力,傅则阳用自身精血养出来的血参更是厉害,三颗人参籽爆裂之后,秦渔吸进腹中,登时精神一震,解了所中的迷神之术,想起自己来黄山采药,却不知怎么地,稀里糊涂跟路旁遇见的这个女仙跑到床上来……

    呸!什么女仙,就是一个不知廉耻的妖孽!

    清醒之后,秦渔见自己衣衫不整,腰带都扯断了,发冠歪斜,一只脚穿着袜子,一只脚光着,顿时又是羞愧又是愤怒。

    “妖孽,你竟然敢迷惑你家小爷!”这是他能说出来最终的话了,可见是愤怒到了极点,向后倒飞到桌案上,放出飞剑往床上去斩宝相。

    宝相急忙挥出一根红云针将剑架住,柔声央求:“秦郎,我对你是真心的,你只要跟我好了,你要什么我都依你,杀了我我也甘心无怨!”

    “妖孽,你给我闭嘴!”秦渔催动李静虚教他的剑诀,仙剑上精芒爆射,如游龙般上下翻飞,剑气所过,纱帐流苏全被斩断,一架黄铜铸就的满堂红被斩成数截,十几支蜡烛滚落在地,紧跟着床榻也被剑气切碎,踏在地面。

    宝相又急又怒,把五根红云针全放出来,把剑光压缩约束在方圆一米之内:“秦郎,你莫要这样,我是真的爱极了你,我有三千年的道行,练有一颗本命元丹,你若跟我相好,我可把它给你,助你凭空得几百年的法力。”

    “谁稀罕你嘴里吐出来的东西!我现在想想,就觉得恶心!”

    秦渔不断催动宝剑,摆出一副拼命的架势,宝相劝了又劝,怎样也劝不下,终于狠心发出彩霓练,脱手便似一道火光把秦渔缠住:“秦郎,我这宝贝专烧人骨髓元神,不过你莫害怕,我是舍不得伤你一根指头的,你且忍耐着些,很快就好了……”

    她飞过来向秦渔迎面喷了一股香风,秦渔双目迷离,似要重新受惑,然而那三颗人参籽效力非凡,至今屋中还有残留,更有许多被他吸入肺经,入得心窍,正是药力发作之时,秦渔只一迷糊,重新清醒,大骂:“妖孽,我今天就是死,也绝不会遂你心愿!”

    再说傅则阳,人参籽爆掉的时候他就有所警觉,他知道秦渔不是那三千年老狐狸的对手,正要赶去帮忙,突然心有所感,临时推算一卦,知道他走之后,会有人经过这里,便设下一座迷阵遮掩,然后才动身赶到。

    刚到谷口,秦渔正狼狈万分地从宝相的洞府里面杀出来,冒火突烟,半边身子鲜血淋漓,右半张脸上被火烧到,全是水泡,捂着胳膊强行御剑窜出。

    宝相从后面紧追不舍:“秦郎,你哪里走!”

    “秦道友,往这里来!”傅则阳站在谷口右侧的一座矮峰顶上,撑开后羿射阳弩,搭上落日乾坤箭,对准宝相,“妖狐,有我在这里,容不得你放肆。”

    落日神箭化成一道乌光直取宝相,这箭一处,似乎把周围的光线全都吸入剑尖,天地之间为之一暗,只在箭锋前端愈来愈亮,亮得刺眼。

    宝相被神箭锁定元神,有一种大难临头的感觉,心头一惊,知道厉害,急忙甩手放出彩霓练,似一条又宽又长的火焰彩带,迅速延伸,将箭缠住,然而随着一阵裂帛般的急响,落日神箭只速度慢了些,然而去势不可匹敌,将层层缠绕的彩练射出,继续奔向目标。

    宝相借着这一缓之势,右手指定五根红云针去低档飞箭,身子斜飞去追秦渔。

    傅则阳又对准她射出第二支神箭,宝相见追不上秦渔,屈指弹出三根白眉针,打中秦渔脊背,然后左手舞动彩霓练,右手驾驭红云针,将两支箭不断拨打击飞。

    傅则阳又取出三支箭,齐射而出。

    宝相恨恨地道:“狗贼道,我与你无冤无仇,为何坏我好事!”

    她是狐类,千万年丛林生活进化出来的性格,不打无把握之仗,不等傅则阳回答便向东方飞去,声音远远送来:“秦郎,你中了我的白眉针,必须得我亲手救治才能转危为安,不然经过一个子午时辰,此针直攻心窍,你便不能活了!如危机时,念诵我的名字,我就会来救你,切记切记,莫要逞强,为妻去了……”

    这妖狐有三千年道行,虽然同属异类,但开智极早,有个老爹雪雪老狐在仙界给天帝掌管书库,抽空给她传下好几种强大的法术,又有天生的媚术,懂得采补,道行法力都要远远超过同时代的妖精。她在漫长的岁月之中炼了好些厉害法宝,别说小南极三十六妖圣没有一个是她的对手,就算是当年的万载寒蚿,真个修成元婴大成以后,也仍然斗不过她。

    她有一件按照老爹所传方法炼成的弥尘幡,能纳须弥于芥子,飞行速度比仙剑还快,一道红光直奔东方,刹那消失,五支落日神箭竟然都追不上,失去目标,返回傅则阳手里。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推荐阅读: 护花兵王   白袍总管   弄仙成魔   飞剑问道   诛仙   修仙归来之主宰无语   武侠之最强杀神   万界武道   上神归来:捡个神兽当老公   职场风尘   山野美景   游戏花丛   沸腾青春   我做创世主的那些日子   极品修仙高手(书坊)   纯阳剑尊   仙侠世界   洪荒之大道沧桑   不败剑神   武统山河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