说说520 > 武侠修真 > 蜀山魔门正宗 > 正文 198 尚和阳VS朱由穆

77365bet体育在线投注

推荐阅读: 云亭传奇之中州风云   拐个仙君回魔界   偷天神贼   皇帝保重   踏天   江湖,江湖   万古仙道   骨琴泣   画圣   青玄纪   阴阳少年捉鬼记   极品修仙掌门   蓝灵珠之灵峰传   大地之皇   饮血剑  

    在傅则阳看来,这是一场没有什么意义的战争,仙人之间的战争。

    基本上是两家相互杀伤了对方的人,仇怨越积越深,最终到了不可调和的地步。

    峨眉派始终将其定义为正邪之间的斗争,并且以正教自居,将五台派那边斥之为邪教一流,并且言明,正邪不能两立。

    然而在傅则阳的视角看来却并不是这样,五台派虽然有不少人涉邪,但并非从上到下彻头彻尾的邪教,而峨眉派与五台派之间的矛盾,也并非全是由于他们见着五台派弟子摄魂害命,他们出手替天行道而起,也有不少时候是争夺一株仙草,争抢一件宝物。

    人间之所以变成现在这副鬼域模样,不在于这些邪道修士,而在于人心向恶,其中红莲老魔所创的红莲佛宗是首恶,但根源还是人性之中的魔性,红莲魔宗只是推波助澜,便形成滔天恶浪,这些邪道修士只不过是乘势而起罢了。

    人性之中有佛性有魔性,有怜悯和慈悲,也有残忍和暴虐,有宽容和奉献,也有刻薄和贪婪,各宗各派按照自己的标准进行划分,利于自己一道的为善,悖于自己一道的为恶。

    总的说来,天下乱成这般,百姓流离失所,苍生易子而食,说到底,其根源还在人类自己,不在邪魔戕害勾引,也非仙佛所能救拔解脱。

    当然,今日天都峰顶上这些人,也不过是些寿命长些、实力强些的凡夫罢了,在走到尽头,合道涅槃之前,依然都是凡夫,依然有贪嗔痴怨,相互勾结生成劫数,今日来了个总的爆发,无论平时是飘然出尘的真仙,还是受万人供奉的法王,全都卷入进来,用他们最强大的实力去杀死敌人,要么就会被杀,谁都跳不出去,逃脱不了。

    傅则阳并不想参与他们之间的斗争,他用吸星环收了朱由穆的金刚巨灵神掌以后,就去找尚和阳。

    尚和阳正在跟朱由穆殊死火拼,姜雪君死得凄惨,朱由穆发狠要给挚友报仇,发动大小旃檀佛光,在空中凝成一个巨大的香炉,将上下四面一起禁锢封锁,只有自己和尚和阳两人在里面。

    朱由穆这手段介乎于法术和法宝之间,以佛光凝就的香炉,比寻常法宝还要坚固厉害,更胜铜墙铁壁。他端坐在一朵莲台之上,催动炉底升腾起波罗神焰,金色的佛光疯狂烧起,炉内四壁金光闪闪,充满浓浓的旃檀香味,佛火烧得越旺,香味越烈。

    唯一的出口在上方,那里有一对如意金钹,一旦尚和阳向上逃走,会遭受到这金钹的突然打击,两轮金光交错磨切,无论是谁都要被切成两截,连神魂也同样会被切割碎裂。

    朱由穆当年在小南极天外身上受到傅则阳魔法暗算,回山之后,用了好多年才摆脱了魔境,重新坚固起道心,如同大梦初醒。他发誓有朝一日定要去找傅则阳报仇雪耻,便想到这个法子,又炼了一对金钹,专门用来切割血神经炼成的血影化身,今日先用在尚和阳身上,拿他开锋祭器,既给挚友报仇,又能给群魔强烈震慑。

    只是尚和阳并没想要逃跑,他知道姜雪君跟朱由穆是相同德行,一个和尚一个道姑,焦不离孟、孟不离焦,在天下横冲直撞,杀人无算,他今日杀了姜雪君,朱由穆早晚得找他报仇,索性将他一起除了,也省得日后常年总被贼惦记。

    因此他连喷真气,催动那座金幢,七层魔灯同时向外喷涌出瀑布般的魔焰,顷刻将香炉充满,粘稠的魔焰向下流淌,跟向上迅猛燃烧的佛火相互胶着挤压,混在一起,烧得噼啪连声,嘶嘶作响,有时候还会吱吱地尖叫。

    若是原来的魔火,肯定对不过波罗神焰,尚和阳听傅则阳的劝告,新炼成诸天秘魔神灯,这灯是魔教中最厉害的秘魔七宝之一,与秘魔八法并列,威力无穷,他一练就是七盏,虽然不如伏瓜拔老魔、红莲老魔、铁城山老魔等人炼的魔灯厉害,但以天魔畏惧的千古神油炼成,别有一番妙用,竟然不怕佛火,两下里相互对烧,竟然谁也奈何不了谁!

    朱由穆多年来仗着波罗神焰对付邪魔外道,无不势如破竹,只要一滴金蜜般的火苗,就能瞬间成燎原之势,甭管对方是魔火鬼火,骨叉金刀,全都崔福拉朽般烧成灰烬。他还是头一次见着能够跟波罗神焰抗衡的魔火,不应该直接跟烘炉燎猪毛般稍作青烟么?怎么竟然如油水混合,互不相容,各占乾坤?

    尚和阳又把白骨锁心锤放出去,五个偌大的骷髅喷烟吐气,先从口中飞出五口血葫剑射向朱由穆,再随后张开大嘴,直接啃过去。

    朱由穆急忙放出一串佛珠,共是一百零八颗佛珠,每颗佛珠里面都有一尊佛陀影像,阿弥陀佛、阿閦如来、释迦摩尼、药师如来等等纷纷现身护持,将他围在中央。

    五口剑、五个滴血骷髅在诸佛外面狂喷魔焰,急速切割砍刺,啃咬撕扯,想要攻进去。诸佛影像皆背朝外,将血剑魔头阻挡在外,面向里,满面慈悲,金光普照,连成一片,或持莲花,或托净瓶,或结佛印,目光殷切望着中央的朱由穆。

    朱由穆在莲台上跏趺叠做,得了诸佛加持,浑身金光狂放神彩,双手结印,大喝一声:“邪魔外道,今日让你魂飞魄散!”双掌向外一推,一百零八尊佛陀同时转身,变成背向内,面朝外,或发佛光,或举宝物,佛光似水波一般,光润一圈一圈向外扩散,催得血剑骷髅如在大海波浪之中,上下乱翻,前后乱滚。

    两人僵持了片刻,尚和阳见始终攻不进去,反而佛光覆盖的面积越来越大,血剑骷髅都被逐渐逼回,他把心一横,就要将五个魔头召唤回来,以自身精血喂食魔头,再将元神与魔相合,心火合魔火,化作焚天魔焰去跟朱由穆拼命。

    忽然耳边响起傅则阳的声音:“这小和尚自甘堕落,何必跟他两败俱伤?你杀了姜雪君,再不跟我走,在这里厮混,等严老婆子一到必死无疑!”

    尚和阳听完心中叹气,他新练成了七盏魔灯和五只魔头,本以为可以轻松杀死姜雪君,将来再去干掉严媖姆给师父无行尊者报仇。哪知方才干掉姜雪君都十分勉强,现在对上朱由穆,竟然只能稍占上风。

    他在心里忖度对比一番,姜雪君比当年更加厉害,元婴成道,法力远超寻常地仙。她都这样厉害,思及都在盛传严媖姆已经修证金仙,肉身成道,用不了多久就能得道飞升,想必比姜雪君还要厉害许多倍,法力境界都远超当年跟师父隔空斗法之时,自己与之对上,恐怕要凶多吉少,不禁很是灰心丧气,觉得自己就算再怎么修炼,也不能超过严媖姆了。

    他问:“这香炉是大旃檀佛光所凝就,上面又有专克神魔的佛宝封禁镇压,不把朱由穆杀死绝不能出去,内外已经完全隔绝,大哥你如何还能传音进来?莫非也在炉内了?”

    傅则阳笑道:“佛光乃是修佛之人于佛刹土中的自性放光而成,有多高的境界就有多强的佛光,半丝勉强不得,做不得假。若是他师父白眉老和尚使这法术,或许真如你所说严实合缝,内外禁绝。但这笑和尚发出的佛光吗,在我眼中就是筛子,四处漏风,焉能阻隔得我?你到底走不走?不走我可就不管你了。”

    先前傅则阳撤掉仙阵时,给了尚和阳、姜雪君,以及峨眉派各自选择。尚和阳若是顾忌严媖姆,就不会真个杀了姜雪君,计算杀了她,也会放走他的元神,这样严媖姆大概率不会亲自出手,而是让姜雪君学好本领,自己报仇。

    然而尚和阳选择干掉姜雪君,形神俱灭,那么他就要面对严媖姆报仇的后果。

    同理,姜雪君如果能够及时撤退,以她的道行法力,尚和阳也未必能够杀死她。

    也是她过去杀业太重,杀人太多,每杀一次人就积攒一点杀意,早把一颗心填满无穷杀伐意志,遇到魔头便要杀灭荡尽,更接受不了自己不如邪魔外道的事实,说什么不肯退却,非要将敌人消灭,正是:

    过去日日种恶因,今日结得罪恶果,业海浪潮推身去,半点自在不由我!

    峨眉派也有选择,一则劝住朱由穆,请傅则阳重设仙阵,继续按照规则比下去,要么直接大举冲上去跟对方火拼。

    最要命的是朱由穆,他若不出手攻击傅则阳,即便姜雪君丧命在尚和阳之手,傅则阳也会将她元神抱住,送还给峨眉派。

    偏偏他对傅则阳的恨意高涨,摧毁了他平时修佛修出来的定力,参禅参出来的智慧,究其原因,与姜雪君一般无二。

    傅则阳若不撤阵也能破他的法术,但是傅则阳不想给姜雪君收魂,让她在去转世,以后再来找自己报仇,顺势收去阵法,让尚和阳把姜雪君灭了,日后尚和阳被严媖姆追杀,只能投入到自己麾下。

    他过去想要收尚和阳如光明神教,做烈火旗掌旗使,尚和阳总以要守住无行尊者留下的东方魔教,白骨佛宗基业为由拒绝,今日做下这般结局,尚和阳只能随他入教了。

    所有的一切,都是他们自己选择,自己种因,自己结果,傅则阳毫不负责,现在他又给尚和阳一个选择,要么跟他走,加入光明教,要么留在这里,被严媖姆干掉,形神俱灭。

    他是不会强迫尚和阳的。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推荐阅读: 护花兵王   白袍总管   弄仙成魔   飞剑问道   诛仙   修仙归来之主宰无语   武侠之最强杀神   万界武道   上神归来:捡个神兽当老公   职场风尘   山野美景   游戏花丛   沸腾青春   我做创世主的那些日子   极品修仙高手(书坊)   纯阳剑尊   仙侠世界   洪荒之大道沧桑   不败剑神   武统山河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