说说520 > 武侠修真 > 蜀山魔门正宗 > 正文 252 拆解劫数

77365bet体育在线投注

推荐阅读: 云亭传奇之中州风云   拐个仙君回魔界   偷天神贼   皇帝保重   踏天   江湖,江湖   万古仙道   骨琴泣   画圣   青玄纪   阴阳少年捉鬼记   极品修仙掌门   蓝灵珠之灵峰传   大地之皇   饮血剑  

    崔盈跟生前一样,还是那么情浓色郁,美丽动人,向傅则阳盈盈下拜:“舅舅。”

    这一声“舅舅”叫得傅则阳有些无语,不管怎么开口都会很尴尬,于是只点了点头。

    崔盈又向慧珠施礼,叫二凤妹妹,拉过二凤的手:“当年我就想请妹妹来我这里玩,没想到……唉,世事弄人啊,好在现在妹妹来了,千万多住几天,容我略尽地主之谊。”

    二凤是个比较憨直的,不知道该怎么开口,尴尬地看向姐姐。

    初凤把二凤拉过来,保持距离又不失礼貌地说:“多谢崔姐姐美意,我们这次是跟师父来的,恐怕不能多耽,等下次我俩自己专门来,定然免不了要叨扰姐姐。”

    崔盈冰雪聪明,便止住了这个话头,提出要带客人参观幻波池的五宫五洞。

    傅则阳让他们跟崔盈去到各处游玩,单邀谷辰和穷奇,三人另寻一间清净的密室,共同推算元江取宝事宜,并制作出了一套策略。

    这次取宝,如果傅则阳不管司太虚,直接去元江取宝,穷奇跟谷辰还是会去掺一手,不过那就站到了明面上的敌对立场,由于穷奇手上昊天宝镜,取宝会被中途打断,只能取得十来件宝物。现在傅则阳把两大妖尸拉到船上,便有机会取得大半,但另生枝节,惹出另一桩事来,是福是祸还不好说,眼前也只能走一步看一步,只能说谋事在人,成事在天。

    三人各自推算,说出来的过程和结果都差不多,又好生谋算一番,然后才启程。

    逆鳞舟上又增加了穷奇、谷辰、崔盈三个妖尸,除了幻波池,不多时飞到元江上空。

    傅则阳收了飞舟,带众人在一处小山上落下,仍然使用上次的方法,傅则阳放出自在神光化成一片金色云霞悬在空中,他隐在云光之中,祭起太虚仙环,借助诸天星辰之力将下面的金船吸住,强行使其上浮,露出水面。

    按照事先约定,由谷辰先行入内寻宝,本来傅则阳说要让自己小辈先进入,谷辰和穷奇同声反对,穷奇要先进去,傅则阳极力反对,最后互相妥协,让谷辰第一个进,穷奇最后一个进,傅则阳带来的人在两人中间进。

    金船内有七层金塔,最顶尖的球形金盆里面所藏宝物最好,谷辰对此也是深知,最先化作一道黑烟飞向金船,船上有广成子布下的炼魔仙阵,不过已经时隔五六千年,威能已经远不及当年时候,谷辰取出玄阴聚兽幡,拿在手里中,向前一刷,幡中飙射出一股黑气,遇到船上金光相互僵持起来,他双手掐诀,从腹中喷出一股黑烟,仗着千余年积累修成的强横实力,硬生生将炼魔神光冲出一道缝隙,他纵身飞入进去。

    进入仙阵以后,四面八方的金光如铜墙铁壁一般,强行压迫过来,将玄阴聚兽幡所喷出来的黑气压缩成脸盆大小,谷辰仰头似发出一声长啸,却并无半点声音传出来,募地黑气散去,他本人化作一道血红色的人影,左右弹射,闪了几闪,便即消失不见。

    这厮果然也练成了血神经!傅则阳在天上看得清楚,暗叹谷辰的天资悟性之强,竟然在没有得到九道守护心神的银蝉灵符前提下将血影神光炼成,若是他肯真心归附自己,入得光明神教,将来必可以做得自己的一个重要的膀臂。

    谷辰进入多时也不见出来,船上光霞涌动,云气缭绕,静悄悄地,什么也看不到。

    傅则阳在天上见了,跟大家说:“谷道友想是要夺去船上最厉害的宝物,被禁制暂时困住了,为了避免夜长梦多,咱们依次下去吧,千万记得,要量力而为。”

    他说完便让慧珠进入,慧珠放出三阳一气剑,合身化作一道金光投入船上,进入了第五层,不多时手持青蜃瓶飞出来。

    慧珠之后是朱樱、温良,然后是小辈的,为了避免出意外,芝仙和石生一组,紫铃和寒萼一组,初凤和二凤一组。大家都依次登船,芝仙那一组进的是第六层,紫铃跟寒萼进的第四层,初凤和二凤进的第五层。

    六人都出来以后,穷奇便准备登船,傅则阳拦住他,跟司太虚说:“你如今是我教下厚土旗的掌旗左使,也该入船寻一件宝物。”

    司太虚嘴里泛苦,傅则阳口口声声说要为自己报仇,见着谷辰跟穷奇以后,非但连一句报仇的话都没有说,还跟他们勾搭连环,连吴立的下落也不曾问一句。

    现在傅则阳让他登船取宝,他若不去,便是不认自己是光明教的掌旗使,傅则阳有极大的概率当场翻脸,都不用他本人出手,不管是鬼母还是魔母,单拿出一个来都是劲敌,两人联手,自己必定一败涂地,连元神都逃不掉。

    他若是登船,便相当于认下了掌旗使的这重身份,日后要敢反悔,非但光明神教不会放过他,天下人更是要耻笑于他。

    司太虚无法,只能选择登船。

    临动身前傅则阳嘱托道:“你莫要到上面几层,在船底有一件镇船之宝,乃是前古圣王平治水土时的济川之宝,名为里圭,看似金铁所铸,实是千万年前一块宝玉。你去将其取了来,日后可作为厚土旗的光明信物。”

    司太虚纵身飞向船上,很快也成功返回。

    穷奇又要动身,傅则阳在此把他拦住,跟崔盈说:“当年我和你师父那场大战,都是因为你从中挑唆而起,这事已经过了那么多年,你又已经死过一次,我也不想跟你们师徒计较,最好能化干戈为玉帛。你也去吧,到下面第二层里面取一件宝物。”

    崔盈欢喜无比,没想到自己也有拿宝的份,纵身飞向船中。

    穷奇十分不屑地说:“她也配到船上取一件宝物么?”

    傅则阳诧异道:“你们两位不是已经结成夫妇了吗?”

    穷奇冷哼一声:“便是结为夫妻,她也不配。”

    等了好一会,船上静悄悄的毫无动静,穷奇见崔盈和谷辰一样,都是上了船以后有去无回,好像泥牛坠入大海,心中又气又急,看向傅则阳目露凶光:“为何你的人都工夫不大便平安回来,我的人都不见踪影?”

    傅则阳也很无奈:“想是他们两个太过贪心,我的这些道友后背们,都守着我的警告,能够量力而行,不会强行去进入更高层的金塔,谷道友和崔盈,尤其是崔盈,我估计他们俩都把我的劝告当成了耳旁风,一到船上就直接奔着塔顶金盆去了,那里面收藏着广成子昔年威力主打的几件宝物,这会想必都被困在里面了。”

    穷奇觉得这番话很有道理,他很清楚谷辰和崔盈都是又贪又狠的货色,一个老艰巨滑,一个口蜜腹剑,尤其谷辰,想必来时偷偷从都芒手上把九疑鼎带来,想要用那鼎把所有宝物来个收庄包圆。

    想到这里,穷奇觉得不能再等了,不等傅则阳说话,呼啸一声,纵身飞向江中,并不的登船,而是直接飞向塔顶上的金盆。

    他这么不走寻常路,将船上的炼魔仙阵彻底触发,塔顶上的金盆本就是球形金光,这回更是爆闪成了太阳一般,将周围方圆千里之内的地界全部照得雪亮。

    穷奇左手举起一轮型制古朴的宝镜,向下照去,射出一道清濛濛的光柱,看上去光芒也并不十分强烈,却压迫得船上强光迅速收敛,如同遇上了天敌克星一般,球光尽去,露出金盆原貌,里面有九样宝光乱飞乱撞,到的盆边,立即被无形的屏障挡住。

    穷奇用的正是昊天宝镜,此乃宇宙至宝,比什么天府奇珍、前古奇珍还要再高上一个层次,广成子的金船也受其克制,连炼魔仙阵的运转都滞涩了许多,这还是穷奇只悟通了宝镜三四分的妙用,不能完全发挥此镜的威力。

    这般情景,使得江边上观战的人全都吃惊不已,魔母温良轻轻摇头。

    穷奇用昊天宝镜压制住了仙阵,心中对这宝贝的威力也有些意外,他之前用此宝压制幻波池的先后天五行禁制还不觉得怎样,今日镇住了广成子的布置,心里登时敞亮了几分,只要日后能将此镜奥妙完全参透,天下还有谁是自己的对手?

    他持镜投入金盆之中,那盆在天上看时并不算大,随着不断靠近,相对变化,人越来越小,最后收缩成蚂蚁一般落入盆里,在盆上方穹盖的无形屏障处也未遇到一丝一毫的阻碍,直透进去,只见脚下四面,尽皆金碧辉煌,金质的盆底盆壁上,刻满了鱼龙漫衍的花纹和诸天星辰的符号,那九样东西不都是宝物,还有一瓶丹药,两部合在一起的金册天书,都如有灵性一般,游鱼似地乱闯乱撞。

    穷奇心中大喜,持昊天宝镜将一件宝物照住,令其失去光华,散去本体,然后再设法收取,收了一件,再收一件……

    再说傅则阳,端坐在金云之中,冷冷地看着下面金光缭绕,静悄悄地金船。

    古神鸠站在他的肩膀上,咕咕地叫了几声:“你干嘛不现在收了宝物,让金船沉入水底?不然宝物都要被那两个古尸收光了。”

    “还有几个应劫之人没有来。”傅则阳淡淡地说,“劫数是可以拆解的,有的时候需要把一个大的劫数拆解成许多个小劫数,好一一渡过。有的时候要把很多的小劫数拧成一个大劫数,一并解决,省得蛮烦。”

    古神鸠兴奋地扇扇翅膀:“又有人要倒霉了!你今天把几个小劫数拼成大劫数?”

    “今天没有小劫数,全是大劫数,我把它们拼成一个更大的劫数。”

    古神鸠歪着脑袋看他:“要过去会有多大的风险?”

    “虽然风险很大,但比单独一个大劫数更加容易度过。”傅则阳伸出手指摸了摸古神鸠的鼻梁,“正负相互抵消,能明白不?”

    古神鸠有些傲娇地把头甩开,五光十色的眸子看向远方:“这次劫数你真不容易过去,我已经看见他们了。”他觉察到危险临近,紧张起来,额头上的翎毛都竖起来。

    等了一会,仍无动静,古神鸠问傅则阳:“他们怎么还不过来?”

    傅则阳笑道:“他们在等,等我自蹈险地,罢了,为让几个劫数凑在一起,我便遂了他们的心愿,不然他们白来做一次看客,日后还是麻烦!”

    傅则阳把大家都召唤到大自在光明云里,朗声说:“那三个妖尸已经中了我的计策,被困在船中,再不能出来了,等最后我取完宝物,就把他们跟金船一起全部沉入水底,让他们在下面慢慢被船上的仙阵炼化,哪怕将来能够出来,也是几百上千年之后的事了。”他跟慧珠等人说,“待会我会把船上的几层宝塔禁制全部破开,所有的宝物都会飞出来,到时候你们记得及时收取,莫要让宝物凭空飞走,白白便宜了别人。”

    傅则阳请朱樱和温良在太虚仙环的下面盘膝而坐,合力掐诀输入法力,持定太虚仙环,此时的太虚仙环只是一个媒介,真正吊起金船的是天上诸天星辰的吸力,她俩只要小心地维持两边的平衡即可,并不需要消耗多少法力。

    傅则阳又嘱咐紫铃带好寒萼,不要乱跑。

    全部吩咐已定,他在金光之中换了装束,穿上太极仙衣,外罩仙鹤大氅,发冠取掉,长发及腰,赤着双脚,手里持着三丰真人亲赐的斩龙剑,分下一朵金光云霞向下落到船上。

    他这些年不止修炼魔道功法,更精研道家仙术,他手上有广成子所遗三部天书,那是广成子毕生所修,正宗嫡传,可以直证纯阳天仙的大道神功。

    当然,哪怕是同样的功法,不同的人修炼出来的结果都是不同的,九天玄经由长眉真人师徒修来,所证道果也是参差不齐,既有长眉真人这种金仙,也有简冰如这种连寻常散仙都不如的剑侠。

    傅则阳这次彻底收敛浑身魔气,完全用广成子一脉的仙术登船,那炼魔仙阵丝毫没有触动,金光云霞,仿佛有灵性的洞府在欢迎久别的主人回家。

    傅则阳提剑进入金塔,外面光气闭合,便又没了动静。

    朱樱隐隐觉察不妙,忽然听见寒萼问:“芝仙和小石头哪里去了?”

    众人这才发现,芝仙和石生竟然不在光明云里,方才大家的注意力都在穷奇和金船上,把他们给忽略了,谁都没发现是什么时候不见的。

    古神鸠不耐烦地呱啦啦叫了几声,振翅飞起,募地放出五行真气笼罩全身,跟天地间的五行元气融为一体,瞬息间消失不见。

    “那是什么!”古神鸠刚刚消失,二凤用手指向远方。

    只见从天边飞来一朵祥云,云上站着七个老人,或高或矮,或胖或瘦,或系逍遥巾,或戴紫金冠,或穿八卦衣,或佩双鱼珏,星驰电掣般由远而近,急速飞来。

    “是丽山七老!”朱樱大惊失色,她可是领教过这七个老头的厉害,单打独斗的话,她连一个也斗不过,便是傅则阳加上她两人合力,也对付不了这七老联手。

    当初从百蛮山回云梦泽以后,她曾经设想过各种方法,又在傅则阳的资助下炼了几件宝物,但思来想去,也没有好办法,只能趁着某个老头落单以后,她和傅则阳联手,突然出现施辣手杀掉一个。但是这七个老头向来同进同退,到哪都是七个人同时行动,哪怕万幸之中,有一个落单,被两人杀掉,剩下六个杀上门来,仍然不是对手。

    温良修炼年多,又常跟魔道大佬来往,司太虚则是交际较多,都听说过丽山七老的大名,毕竟这七个老头虽然常年宅在山中不出,但也已经有千余年修为,修佛以后,还出来做了两三百年的善功。

    听说是这七个老头来了,向来从容不迫的魔母温良也变了颜色,司太虚更是六神无主,两人几乎同时问朱樱:“他们与傅道友有仇吗?”

    朱樱叫苦:“其实说起来也不算什么……”

    她话未说完,七老云头已经到了光明云外,毕半施法,使得乳白色的云雾如潮水般猛涨起来,笼罩了数百亩方圆,并且涌现出紫青蓝绿等各种光彩,声势并不比傅则阳的大自在光明云稍弱,相距数里停住。

    七老中的归大年最为冲动,大声说:“朱樱贱婢,可还记得老夫么?”

    朱樱一时不知道该如何破局,忘了还口,寒萼初生牛犊不怕虎,平素朱樱对她们姊妹俩极好,这会朱樱被人辱骂,她先不忿,走到光明云边上,脆生生地还骂:“你们是从哪里冒出来的老不死的?竟然出口伤人,我樱姨是你这老东西能骂的么?速速好生道歉告饶,不然待会我家教主回来,把你们几个老狗的牙都打掉!”

    “小畜生!”归大年大怒,伸手隔空一抓,想要把寒萼凭空摄去,哪知傅则阳这大自在光明云原是佛教的功德至宝香云宝盖,被他以功德养炼,便融入魔道两教滴血炼形、太乙还真等法重新祭炼,已有数百年之久,本质与佛教诸位高僧神尼以心性佛光散发出来的诸多大光明云有莫大的区别,威力却只因年限火候的原因,仅有稍差,而且妙用无穷,寒萼哪怕已经站到了边上,仍然被神光罩体保护,将归大年的法术隔绝。

    归大年未能将人隔空抓来,吃惊之下,觉得丢了面子,怒火更胜了几分,看出这光明云非同小可,不再托大,直接放出了自己养炼千年的飞剑,恰似一条数百丈的游龙,凌空掠去,撞在光明云上,剑尖直切进来。

    “寒萼快退!”慧珠将寒萼隔空抓到身后,扬手放出了三阳一气剑。

    归大年的飞剑切入光明云以后速度锐减,只入内四尺便被生生止住,慧珠的飞剑三阳一气剑,先一道金光撞上去,后两道随之飞去,呛呛数声,生生将此剑拼出光明云外。

    四道剑光绞在一起,慧珠觉得坚决沉重无比,胸口堵塞,近乎窒息,心下大惊,初凤和二凤见恩母斗不过对方,急忙也放出自己的飞剑,五口剑光芒连在一处,合战归大年,十数秒钟以后,三人仍是不敌,紫铃跟寒萼也都娇叱着双双放出自家的飞剑。

    寒萼放出自己飞剑的同时还脆声声地质问司太虚:“你都跟我们一起来取宝贝了!现在来的敌人,你还不放出自己的飞剑,只在旁边看着么?”

    话音刚落,她和二凤便同时惊呼,两人的飞剑经不住归大年剑上所附着的威力,双双粉碎,化作流萤,寒萼更是脸色煞白,几乎吐出血来。

    司太虚刚红了红脸,两人剑就碎了,他赶忙把自己的飞剑发出去。

    有他这位大高手加入,终于稳住了颓势,六道剑光合力将归大年的飞剑绞住,在空中撞来切去,炸起万点彩光,星落如雨。

    鄢望说:“咱们得尽快下手,那魔头还算有些神通,莫要被他得了船上宝物,逃之夭夭,过了今日,以后再想消灭他可就难了!”

    文成便跟鄢望同时驾云飞起,到了光明云的上方,占据一东一西,其余除了归大年还在跟慧珠等人斗剑,越战越勇之外,剩下四老分别占据了东西南北四个方向。

    等站位完毕,文成和鄢望同时出掌,自掌心射出一青一白两股仙气,在太虚仙环上方相互纠缠,结成一个青白二气形成的太极图案,正对着太虚仙环。

    太虚仙环本是向上方吸摄诸天星辰之力,这会被太极图遮挡,若是傅则阳亲在的话,自然能够让此宝随心所用,透过太极图去继续吸摄星辰。如今傅则阳不在,太虚仙环便将太极图案一起吸住,随着吸力越来越大,那太极图抓得也越来越快,从阴阳鱼眼里面流淌出青白仙气,如泉水一般,汩汩不绝。

    本来,七老想要攻破大自在光明云绝非一时半会所能完成,但有了这太虚仙环为内应便简单多了,青白仙气透入以后,大部分的仙气都被射入仙环中心,文成和鄢望各自施法,强行分出一部分来,在众人头顶再次凝成一个更大的八卦云图。

    “不好!妹妹快跟我一起破了他们的法术!”温良扬手放出十二个拳头大的骷髅,朱樱也将自己最厉害的碧灵斧祭起来。

    “贱婢,以你们这点微末道行,还想违逆老夫么?”文成一声大喝,自青色鱼眼里面喷涌出来的仙雾凝成他的模样,伸手去抓碧灵斧,另一边鄢望的形象也自白色鱼眼里面生出,伸手去抓温良所发出去的十二元辰白骨神魔。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推荐阅读: 护花兵王   白袍总管   弄仙成魔   飞剑问道   诛仙   修仙归来之主宰无语   武侠之最强杀神   万界武道   上神归来:捡个神兽当老公   职场风尘   山野美景   游戏花丛   沸腾青春   我做创世主的那些日子   极品修仙高手(书坊)   纯阳剑尊   仙侠世界   洪荒之大道沧桑   不败剑神   武统山河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